Writings

他人写作
孫宇立写作

追逐本然生命的淨土   王茂林於新加坡

如果人生是一個大舞臺,每一個人都是在進場與出場之間。那麽孫宇立的思維與藝術是要跨越出場與進場,直接踏入遠古邁向天際,力求展示宇宙的永恒、自然的永恒、人性的永恒,領略天人交彙那一刹那的輝煌。
陰陽哲學是華夏文化中最高層次的哲學、東方的禪宗藝術、波爾的量子力學、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無不與陰陽學說發生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也許,正是天地間陰陽互動的規律把人類領入文明之初,而今天也將在更高層次上引導人類回歸自然,走向光明。
在當代西方,尼采帶者悲愴的聲音宣佈“上帝死了”,緊接著衆多的詩人走向自殺來化解生命之光。故哲人海德格爾又悄然起身追尋那“上帝隱匿的蹤影”。隨著工業文明滾卷全球,人們紛紛沈浮於商業信息之中,無力感、孤獨感、失落感、荒誕感,油然而生。
怎樣尋回人生的意義?怎樣找回強勁的生命原創力?東方世界有沒有路?當然有,孫宇立先生就是尋路者。
孫宇立先生冥思十幾載,有感於陰陽圖,有感於拓樸學,以精闢獨到簡練的圖示語言,展現出陰點與陽點互生互動的運行軌迹,以此詮釋自然界的客觀狀態,詮釋東西方文明文化,詮釋生命中本然的意義。力求以純客觀,純自然的方式,超越個體生命和人類文明的初始與終極。以藝術手段塑造一個歸於無的、客觀的、冰冷的、又充滿機緣的終極世界或初始世界,追逐本然生命的淨土。
孫宇立對形式空間的思考和從建築師到藝術家的特殊經歷,如比是,一個點去撞擊一個面,其運作的軌迹,構成了一個立體的又純粹的動態平衡。感動是在初始的那一刹那,爆發是在相撞的一瞬間,藝術對於他只是哲思式的裝置體。以純形式的語言融彙東西方科學藝術的總體精神,蘊藏生機,包涵天理,空靈無我,展示了一個超個體群體,超自然人工,超穩定的太初淨土,可謂心契大化,神馳寰宇。力求以此爲依託,消解現代人的終極關懷。
再看孫宇立的藝術,能強烈地感覺到東方古老哲學的大智大慧,但也能感到形式語言的純樸性,抽象化,可謂是一種強烈的觀念藝術。正如他的思維,黑白分明,一針見血,能敏捷地駁去現代生活沖衝殺殺的團團迷霧,理出一條從渾沌到明瞭,從無秩到有秩的清晰思路。他也能在衆多的圖形中很準確地抓住“圓”這個既古老又現代的形式語言,來包容極大又包容極小。這也許是最有可能與外星人對話的終極信音,是一種永恒的存在形式。
可見孫宇立的藝術與其他西方藝術家完全不同,好比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可以無限接近,但永不相交。在孫宇立的藝術中看不到巨大苦難,緊張惆悵,極度的喜悅。他已經把愛戀、情感、神性、超然降低到最低點,以達到人與自然法則的交融,在天地人神交會的臨界點上,展示本真的生命太初。
願孫宇立的藝術能在永恒中昇華。
1994.2.1

形上 [型] 舆 [意] 的凝塑 - 孫宇立的雕塑   鄭惠美

一位擁有澳洲舆台灣两地注册専業建築師資格的孫宇立,在投入建築師設計十余年后,毅然放下曾經擁有的一切事業,鑽入他自我的雕塑世界。從一九八五年開始從事藝術創作至今正好滿十年。十年,試煉的十年,是他人生的一個轉折期,也是他茹苦含辛播種的艱辛歲月。十年正值壯年的他,若是繼續在建築上發展,它所擁有的將是人稱人慕的成功建築師,,事業輝煌騰達,名利雙收。但是他卻放棄了,從量到質徹底的轉變。生性不好交際應酬的他,需要的是更多面對宇宙,面對自我的思維空間,他已不想再去面對眾多的業者、繁覆的法規、龐雜的材料,而使自己終日身陷其間,壓抑自我。專業雕塑家比起建築師也許不是什麼冠冕堂皇的頭銜,甚且在一般社會價值的認定下還不是個職業,但是一個人的智慧往往就乍顯在自我的抉擇與自我認同上。
孫宇立,民國三十七年出生與中國南京,台灣東海大學建築系畢業后又獲得美國天主教大學建築碩士及伊利諾大學都市設計碩士。從建築業專業跨越到純粹的雕塑創作,溯源自一九八五年到八八年期間,他在新加坡協助楊英風先生製作大型景觀雕塑,觸發他探討雕塑與建築業的互動關係。在受到楊英風雕塑觀念及中國哲學思想啟迪下,孫宇立決定選擇更能表現自己創意而不必迎合他人的自由創作。
台北市立美術館
一九九五年二月

新加坡藝術家孫宇立

美學的體現—孫宇立的雕塑張力

孫宇立的雕塑,不只是雕塑。
因為,他所追求的不只是造型的表現,而是對於原型意念的探討,是一種力求掌握原始文明意識,體現原創美學的企圖。
所以,其藝術心靈活動地帶,是力求直接迫近人類最原始心靈狀態,以探索那一刻天人交會、最神秘高峰處的萌然一點,並且親身體驗那股充沛著原創精神和情感的動人能量。仿佛赤裸投身于清澈冰冷的河水,在不由自主的顫慄衝擊中,以人性本能和純粹的知覺,去感受和接觸那股原動力的神秘真相。
而孫宇立會是位冷靜的建築師,他必須以高度理性的專業本能和心智狀態,又使他能擺脫純粹狂熱的衝動情緒。可以在冷熱交匯的中間地帶,從容的省思觀照,明確地以回溯的姿勢,一步步穩健踏實地循著夸父逐日的方向,緩步不懈地追逐下去。
所以孫宇立的雕塑,其實是一種思維雕塑,是一種現代人與與原始心靈之間,以智點連繫的生命拔河。哎體現“大器不琢”的東方遠古美學虔誠意識的沉厚風格中,以最坦然的符號形式,盡情顯露天人交會之際,所可能碰擊而迸出的火花
所以,站在孙宇立的雕塑面前,可以在凝神對視中,强烈感受到懍然的冰冷舆熾热、凝重舆輕快、三度空間尖鋭卻又和諧的對比,仿佛整座金字塔以顶峰觸地倒立,那麼四平八穩,卻又那麼岌岌可危。
節錄自新加坡聯合早報杜南發文

宇宙圖譜·立錐點線

孫宇立十五年藝術回頭展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七日至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

孫宇立的藝術,一直是一種思維藝術,打從開始,就從理性的狂熱,直接闖入生命最原始的地帶,去追求和展現天人交會之際,那股原創美學的神秘風采。要了解孫宇立創作的原意,必須先對他以二十餘年的時間所發現的[宇宙語言]有一基本認識。他從河圖洛書、易經、拓撲學、語言學、形上哲學探索并尋獲一項尚未被人發現之最純淨、樸素的形式語言。
他的一切藝術創作,都是他[宇宙語言]所呈現的一種形式。選擇它為表現形式的原因,則因為它正是最純樸的形式和最純樸的意義之結合,在藝術創作中,他冀望表達的正是盼能觸發人們在意念及形式上最單純的悸動,回歸原始而純淨的太初之時。
過去的一整年是世紀之交,千禧年慶。對於孫宇立來講是收穫豐盈的一年。

建築師的腦 雕塑家的心   記著 黃寶萍/報導

孫宇立 營造三度空間 跨領域

台北市立美術館去年舉辦一項學術研討會,會中有人對<建築師>陳其寬算不算<畫家>而紛加討論;巧的是:北市美舉辦現代雕塑展,今年大獎得主之一的孫宇立,也是建築師。
不論陈其宽或孫宇立,類似他們這般,一手建築、一手伸向繪畫或雕塑等創作領域的例子,已不在少數。
孫宇立將於4月在台北市美術館與其他得獎人聯合展出作品,他對於自己跨兩個領域,覺得是頗自然的事。他說,建築和雕塑都是在營造一個三度空間,有共通之處。但是建築師要面對很多業者,要受法規、材料等因素限制,可以經由創作詮釋空間,只對自己負責。
關於這點,陳其寬也曾有類似的看法。他曾說:[建築是最受限制的藝術],[繪畫則自由自在]。
就陳其寬、孫宇立的例子來看,他們選擇建築為職業,其實他們求學及工作中,卻都和藝術有密切關聯。
陳其寬在重慶中央大學建築系就讀時,著名的畫家徐悲鴻、傅抱子、陳之佛、呂斯百都在中央大學,藝術系里常有名家作品可觀摩,陳其寬常跑到藝術系。
孫宇立一直對雕塑有興趣,目前他居住在新加坡,前幾年因為協助楊英風在新加坡完成雕塑,有了更深的接觸和了解,因此決定投入雕塑創作,一步一步走來,得獎對他而言,至少是一個階段成果的受肯定。
如果有人問他們:[你到底是建築師?還是藝術家?]陳其寬一般不正面回答問題。美術館研究會上的爭論,他只是將剪報收進自己的資料檔案,沒有特別的回應。
孫宇立則提起一件事,他的女人兒要填父親職業,過去女兒毫不猶豫的寫上[建築師],這回卻問他該寫建築師或雕塑家?孫宇立說:[我讓他填雕塑家。我更願意讓大家知道我是雕塑家。]
台灣 民生報
1991年3月8號

禅味、返朴归真 构一个全原始出发

——孙宇立雕塑

在孙宇立小小的建筑工程顾问公司里,我看到了他的好几个近年作品:《回》、《天地》、《緣》、《情》、《融》、《歡》……當然,還有他的1991年台灣現代雕塑獎得獎作——《痕》。
清一色的青銅鑄作,色調也保留了那種蒼井古樸感。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富於禪味的命題背後,雕塑本身也返樸歸真,全從最原始、基本的幾何形出發,,象圓、橢圓、方……等,而這些原形在空間中延續、連綿不斷,只是給藝術家截取一段,成型,成為立體。
作品厚、重、實,也許和孫宇立作為專業建築師培養出來的空間感覺關係密切,可是作品傳達的安寧、出世意境,與其創作哲學,卻屬於作為思想者的孫宇立。
聯合早報
1991年2月20日

於理性中尋覓傳統中國的哲思   楊英風

談孫宇立的雕塑創作

一九八五至一九八八年間,我往來新加坡和台灣之間製作大型景觀雕塑作品,如一九八五[飛翔的風箏](布料、鋁架/玻璃大飯店),一九八六[新加坡天際線](大理石浮刻/新加坡郵政儲蓄銀行),一九八七[大佛主題牆](鑄銅/東方大酒店),一九八八[向前邁進](鑄銅/華聯銀行前)。得力於建築師孫宇立先生的協助甚多,也因此結緣,指導並協商其藝術創作理念。一九八九年孫宇立先生正式拜我為師,專心致力於雕塑的創作,至今努力不懈,作品甚衆。
由于孫宇立是位建築師,也從事建築設計規劃多年,其雕塑作品的結構也從建築的角度出發,方正、平穩、厚實、理性。他曾自述中國的雕塑要看其虛無透空的表現,因其鏤空部分蘊含空間的範圍很廣,能將雕塑融入空間中使之成為一體,呈現虛實掩映、方圓互現的理趣。這和中國傳統美德中強調以有限包容無線,於咫尺傳達千里之勢的道理一樣。因為孫先生在學校教育受到的訓練是理性的、邏輯的,他本身又喜愛閱讀哲學、數學、語言學、考古及探討空間的書籍,他的雕塑便表現出強烈的思維邏輯,以理念為出發點,不著重雕塑技巧的表達。在塑原型時,他裁切紙板塑型再翻制成銅,這迴異於傳統的雕塑以土塑型的方法,他認真為這是由線而面而體的思維方式,正如他追求的是[雕塑的雕塑],有如語文之文法,以概念和結構之原型達到創作者和欣賞著的溝通互動。
雄狮美术
1991年4月

孫宇立雕塑新空間經驗   記者/黃寶萍

正如飲酒時細細體會杜康之醇美,孫宇立於雕塑青銅的過程中,其實是在品味人生。
孫宇立是臺北市美術館舉辦中華民國現代雕塑展的大獎得主之一;在外界認識他的雕塑作品之前,他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是建築師。
以專業建築師的專長,跨向雕塑領域,孫宇立經歷一段不算短的路程。幾年前,他協助雕塑家楊英風在新加坡完成幾件大型公共雕塑,與楊英風因而結下師生緣,但真正促使他全心投入創作,毋寧仍是個人理念所致。孫宇立說,建築與雕塑同樣在處理三度空間的問題,雖然建築是供公眾使用,雕塑重在讓人欣賞,兩者仍有共通之處。不論建築師或雕塑家都是從單純的意念出發,進而完成作品,但在進行的過程中,建築師要面對很多業者,要受法規、材料的限制,談創作便有拘限;雕塑家只對自己負責,經由創作而詮釋空間。而作品完成後,建築師還要對很多人負責,其中有漫長、複雜的責任,雕塑家最終面對的還是自己。
台灣藝術家雜誌四月刊
一九九一年

鑄 銅 蒼 勁   文/林麗明

建築師孫宇立雕塑中覓情趣

1 建築與雕塑

孩子從學校帶回一張麥格給孫宇立填寫,其中“父親職業”這一欄,媽媽說:“填建築師”;爸爸卻笑曰:“雕塑家”。
這正是孫宇立給人造成的錯覺,建築和雕塑,何為他的工作?何為興趣?
偏偏他的拓撲工程顧問辦公室裏,又擺滿成形的青銅鑄作,和未定形的紙板塑型,藝術氣息濃於工作氣氛,真叫人搞不清他的主、副業
其實,他最樂於和人暢談他的生活情趣——雕塑。
這位合格的建築師告訴我:“我在雕塑的世界中,真正找到自己的方向和興趣。”但是,搞雕塑,並不等於他對建築和設計事業已冷淡。相反的,兩者相得益彰。
聯合晚報
農曆三月二十一日 1991年5月5日(星期日)

究天人之際   李焯然

孫宇立的心,包容了
千古的憂思,
他的作品,離不開
他對天人關係的迷戀,
離不開他所追求的
天和人的和諧一致。

從建築師到雕塑家

認識孫宇立是很偶然的事。孫宇立揚名是在海外,在本地,人們對他的作品還是有點陌生。認識孫宇立是因為千玉的關係。千玉有一次對我說她的一位建築師朋友沉迷雕塑,而且精研《河圖》、《洛書》。《河圖》、《洛書》是中國古代易學的重要文獻,《河圖》、《洛書》怎樣會跟雕塑扯上關係?因為好奇,也因為對《河圖》、《洛書》有興趣,就這樣,我們第一次見面便談了差不多四個小時。
孫宇立在中國出生。在台灣受教育,畢業於台灣東海大學建築系,是台灣及澳大利亞的註冊建築師,也是澳大利亞皇家建築師學會會員。近年來他毅然放棄建築師的工作,專注從事雕塑,這是很令人訝異的事。他師事台灣雕塑大師楊英風,楊英風,在新加坡有甚多佳作,給孫宇立在創作上很大啟發。但從孫宇立的作品中可見,他卻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并可說自辟蹊徑。今年四月他的銅雕<痕>獲得台灣現代雕塑獎首獎,證明了這點。孫宇立笑說至今四十多歲,唸書從來沒有拿過第一名,這次首獎,給予他很大的鼓舞,也奠定了他在雕塑藝術的地位。
新加坡 華僑生雜誌

舞者   羅伊菲

為什麼要走這一段荊棘滿途的辛苦路?你是羅家最小偏憐女,而上天賦予你何其厚……
癡癡地佇立在孫宇立的雕塑作品“舞者”前,心中的激瀚,洶湧澎湃;不能相信,在追求人間至美的歷程中,不同藝術家,有如此奇妙神秘的相通。靜靜凝注“舞者”那一回身,一旋轉,騰躍外放的風采,恍覺人群遠去,周遭聲音已杳,獨我,似置身靜謐的夜空下,眼前旋轉的,是個飄逸如詩,與我血脈相連的“舞者”。
是三年前的那個晚上,我坐在台北社教館的觀眾席上,看着我摯愛的小妹,以肢體語言展現人類追求心靈自由的訴求和爭紮,在動力的極限中尋找外方的美。台灣雲門舞團創辦人林懷民,以悲郁的心扣深沉的思想,創作出這支長達糾紛中的獨舞,而小妹以高度的毅力,艱韌的專注,舞出震撼全場的悲壮气势;隨著哀沉淒壯的樂音,那象徵受壓迫心靈的舞者,在無限的彷徨迷亂中,時而垂頭,時而昂首,身子不斷地旋轉,旋轉……轉出了我難抑的熱淚。
早報週刊
1992.1.26

寂寞构成   杨平

吾友孙宇立君,近年崛起之优秀雕塑家。作品以青铜为主,透过极朴素的造型,表达至广阔的理念,而以天人合一为终极境界。定于今年12月24日至29日在新加坡國家博物院畫廊首度舉行個展。這些詩就是在這等情況下構成的。
《大鵬》:掠過太初的荒涼
我來了
一顆無礙的心
悠然的穿梭在虛與實之間
超越以前是空靈
清明以後是自在
浴着一份沛沛然的歡喜
我去了
《舞者》:是一片白色的蒼茫先於思維的
觸動你內在地孤寂
自高度秩序的結構中釋放
哦:闖入天涯的感覺真好!
光影從天而降。鼓蕩的雲
隨著每一次的旋轉繼之以蛻變——再蛻變——
放逐的形體喲:一旦蛻變
刹那即是永恆
《回》:無限的時空在此展開
因為一次寂寞的觸及流轉中
我跌入命運的旋渦裏
我跌入命運的旋渦裏
旋轉中
因為一次美麗的遇合
無限的時空在此展開
《亙古》:生命的初啟自陰陽交合的一刹
纏綿的歌
與宇宙無邊的昏暈中
悄悄升起,溢滿流動的喜悅
《逸》:遠方的笛韻迎上年輕的心
與風匯合飄入無邊晴空中
——你是愛幻想的孤獨靈魂
秋天。書本。漫步。生活。
你熱愛陽光下的一切!
你熱愛——無論那是
一朵雲,一個夢,或一聲號角……
《緣》:也曾沉溺於孤獨的冥想世界
也曾輕輕的與潛意識密語
也曾支肘觀望窗外夜空
——當星子焚落,閃電劃亮了天宇
我浮起最初的笑意
《生機》:黑到至極
我底心是一張虛空之網
沉潛于天人之際
也渴望着某種對語……
蒼茫中
一串音符穿過了大寂之夜
瞬間綻放出
來自遠古的輕吟
《揚》:我看見生命在此律動
汩汩的
我看見一到清溪
如何溫柔地流過肅靜的心田
——我放佛聽見了某種呼聲
就象一陣風
不經意的揭露出藏匿於天地間的奧秘
又行若無事的,消失

感性,只在那一刹那流露

孫宇立並不認為感性是藝術創作的唯一途徑,他說如果他的作品真有感性的時候,那也只是在最初感動的那一刹那;我試着理解他所謂的“最初的感動”這幾個用字,最後的處理是,他指的是虛與實交会的那一刻,也就是說當心中的想像願意與現實妥協,以一個實體出現的那一刻光景。
《生命火焰》:生命是一首燃燒的歌,淘煉純淨的本質,麗去憂苦的朝思,故能點燃完美的火焰。
《蕩》:捏塑一個,脫離原點,自由飄蕩與三度空間的靈魂,做一個情感奔放的無拘無束者。
《海韻》:海,透過你的身殼,傳過來她不能自己的回答。
《凝泳》:在生命的創始之前,總先有一番蠕動,是陰陽兩氣的凝回,還是精卵的泅泳?
《危立》:從無窮盡而來,向無窮盡而去,時間的長流被扭轉而矗立在由一點支撐的空間之中
聯合晚報
1991年12月9日

涵融傳統、另闢蹊徑   莊豐嘉

孫宇立的雕塑

原為建構人們安居的住所,卻在對人生哲理的探索下轉而凝塑心所榮繁的地方,這便是建築師跨入雕塑領域的孫宇立,值得進一步去瞭解其心靈世界的魅力所在。
身為一九九一年中華民國台北市美術館現代雕塑展首獎得主,孫宇立以其從事建築設計的細心和耐心,展現了對自然與心靈的非凡領悟,師承楊英風,涵容了中國傳統的優美哲思,尤其在陰陽、虛實等意境的營造上,有其獨特的創見,使觀賞者于第一眼接觸他的作品時,便有不認移去目光的感動。
孫宇立自述幼小時與大自然單獨相處的美妙經驗:<我體驗到,大自然如此的和諧、寧靜,我相信,人,原本就是來自于大自然。>所以在他的生活和創作過程中,時時不忘叮嚀自己:<捨弃煩惱,回歸自然>。
雄獅美術
1992年9月

原創美學的體現   文:杜南發

——孫宇立的雕塑張力

他所想要追尋的,
是要擺脫模擬性的造型動作,
直接透視種種不定無端的物像世界形態背後
直觸核心地去掌握那種
可以統攝一切形式肇衍本源的原型
希望據此重新體會與展現人類創意對的原動力,
作為生命再出發的
新生能量

孫宇立創作大型雕塑《屹立》   吳啟基

留學美國和澳洲學習建築,在台灣出生,現為新加坡公民的著名建築師和雕塑家孫宇立情願放棄收入優厚的本業工作,5年前投入到一個藝術的未知領域——雕塑創作,他是否後悔自己的選擇呢?
孫宇立說:“沒有後悔,想11年前我初來咋到新加坡,為了取得公民權,有好長一段時期我加入了工程建設的行列,可是,我也發覺到,建築在居住環境上的各種限制,也深深使我無法發揮本身的創造力,經過一段時期的爭紮,我於是專業搞起雕塑來。”
聯合早報
1992年10月31日 星期六

笑傲天地   潘正鐳

雕塑作品,是精神与行动的结合体,没有它们,作品就缺灵气。
孙宇立这位由建筑师转为雕塑师的艺术家,在作品上,除了付出最纯朴的精神,重新赋予意义外,还加上从生活中的来的哲理,使作品更具艺术异彩。
或许让我们先欣赏孙宇立的一件雕塑作品《舞者》:一位独舞者以腰部为轴,上半身以反时针方向旋动,凝定的姿势,线的律动,面的翩然,力量全流向右手上角的一个尖点,一个舞者在一番旋天动地后的一个凝止,雕塑家灵光一闪的捕抓,三度空间的造型力量,似乎仍存留在蓄势待发的状态中。
聯合早報
1992年12月25日

一個藝術家的誕生   白宏琮

Ⅰ. 有人問:[什麼樣的小說才是好小說?]
大師回答:[讓人讀了衝動得想自己也來寫一部小說的小說,就是好小說。]
×××
一系列作品讓評論家嘆為“黑色震撼”的畫家林勤霖,則是這樣子說法:[我的作品不是牆上的花,也不是畫出來說明什麼,只是用它來喚起無窮無盡的經驗,激進思想,而後,由您去完成一件完全屬於您自己的作品。]
×××
喚起經驗 ,激進思想,
這邊,我們有一個例子——原先是建築師,目前是雕塑家的孫宇立。
東海建築系畢業,美國伊利諾大學都市設計碩士,婚後定居新加坡的孫宇立,幾年前設計了一棟建築,景觀雕塑則由國內大師楊英風負責。二人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孫宇立發現,原來自己對雕刻藝術的興趣大過建築,遂投師楊英風門下,目前已成了專職雕刻家,作品且一再獲得各國重要獎項,包括一九九一年中華民國現代雕塑首獎。
同樣是三度空間的創作處理,對孫宇立而言,必需受制於業主、環境、空間…種種條件的建築設計,其魅力顯然不及能夠完整表達個人理念思維的雕塑创作。
那麼,這舍甲就乙的過程中,得失如何評定?或者,該不該評定得失?我想,只要不是這麼就餓死了,孫宇立(或其他同樣狀況的藝術家)必然是選擇更能肆意表達自己,更能感動自己的創作方式。
更何況,孫宇立寄望他的雕塑作品[能觸發人們在意念及形式上最單純的悸動,迴歸原始而純淨的太初之時。]
鑫報
中華民國八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风 吹 草 动 的 时 候   杜南發

探索天地本源奥秘的思维雕塑

掬水月在手,
落花香满衣。
这是中国古代的禅意诗。
禅,讲究的是一种意在言外、会心自在的境界。
要进入这种宛如不经意间顿悟的境界,其实正需要有意识、有智慧的用心追求。
如同水月花香,本无长主,只因双手掬水,一衣沾香,偶然触动,便可以有别开生面的动人意趣。
是以,所谓禅意,其实说来源于一种心弦的拨动,动静之间的刹那,如同风吹草动,眼前便可以有动人的风景。
天地万物,阴阳四象,风起云涌,一切可能的开展,最原始的变化根源,就全在这么一个“动”字。
自然界的四时变化,人世间的生命起伏,科学与艺术,理性与感性,全都得在这种神秘又微妙的互动关系中,激荡成型,然后又在动荡中变型、衍化……
只要互相繼續發生,一切就會生生不息,千變萬化,無窮無盡。
藝苑
1993年8月25日 星期三

跨越兩極的孫宇立視界   郭少宗

經由一再的蛻變,孫宇立的藝術領域,愈發的廣袤無窮,卻也更加的單純質樸。
這一位擁有澳洲與台灣兩地的註冊建築師資格的雕塑家,不僅善於玩弄空間、創造體量,還擅長哲學的思考以及邏輯的辯證,他神遊於拓樸學的數理關係,專研易經八卦中的互動關係,更具有工程師的精準技術,把純粹形而上的觀念,具體地用不銹鋼、銅金屬,予以現身說明。似乎這位創造安身立命的居住房舍的建築師,已經化身為人類心靈工程的建築師,為天地立碑,為古今鑄像,更為人類文明鑄刻下智慧的光輝。
孫宇立於九三年新加坡個展的標題為:天問。好一個藝術家探向未知領域的口氣,副題訂為:究天人之際,更表明了開發浩瀚宇宙的冒險精神,深深潛意識層中的人類玄學、幻境、夢國、冥都,各種高層次思維空間,都佈滿了他的足跡。
天問系列之一 銅鑄
天問系列之二 銅鑄
天問系列之三 銅鑄
天問系列之四 銅鑄
天問系列之五 銅鑄
天問系列之六 銅鑄

展現形上的形式語言   記者 賴素鈴/ 報導

孫宇立的思考性雕塑

傳聞上古初始,黃河出現悲傷有圖形的龍馬,洛水也出現背上刻有圖形的神龜,伏羲根據「河圖」畫出八卦,大禹依據「洛書」制訂九疇,雖然漢人曾復原「河圖洛書」圓形,但真正的「河圖洛書」早已失傳,今人孫宇立則苦研「河圖洛書」的義理,而化為雕塑的創作源泉。
昨天在台北市立美術館揭幕的孫宇立雕塑個展「問天——究天人之際」,孫宇立籍新作提出由河圖洛書演繹而來的形而上理念,成為他和與會來賓溝通討論的最主要焦點。
「許多人談到雕塑,也許有不同的想法,對我而言,形成雕塑背後隱含的思想脈絡,更令人感興趣。」孫宇立強調「思考性雕塑」的特質:「我的雕塑是在一貫的思考推衍下產生的系列集體作品。」
雖然已離開建築本行,專心從事雕塑創作,建設養成教育所受的思考訓練,依然影響他的創作態度,而「空間」同樣是思考的課題。
點線面構成的空間,匯到最初始的狀態,是陰陽互動、質變量變不斷衍生的過程,納人時間的因素,變化可達無盡,可為語言,可為大宇宙天地運行,十餘年來,孫宇立廣涉符號學、語言學、拓樸學、考古、哲學等,歸納分析而成「形上的形式語言」,運用在雕塑創作,黑白點寓意陰陽,組合形成有了發展的基點,而他的早期雕塑創作,幾何簡潔的形體,也在這套理論中找到出發的源頭。
民生報
中華民國八十三年三月十三日/星期如

孫宇立雕塑展

孫宇立雕塑展目前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原為專業建築師的孫宇立,目前專業從事雕塑工作,他以建築學的眼光來看中國雕塑中虛無透空的部分,認為虛的空間更廣闊,能與四周空間相互結合,造成虛實一體,方圓互現的理趣。
孫宇立出生於一九四八年的中國南京,一九八零年在澳洲雪梨大學研究時,首以拓樸學原理為基礎,探索平面幾何空間中點錢相互關係及開展演繹結果,並藉電腦數據的輔助,發現其理論正好與中國易經八卦、洛河圖書等有關本源之說的原理相互印證。
他的作品在雕塑時並非以土塑成形,而是採用紙板裁切成型,再翻製成銅,孫宇立認為這是一種由纖而體的思維創作,且可與中國雕塑藝術中所表現的簡單、古樸特質相合。
目前定居於新加坡的孫宇立,一九九一年曾獲市美館現代雕塑展首獎,喜歡現代雕塑的人,可以把握這一次機會前往欣賞。
孫宇立雕塑展目前在臺北市中山北路三段181號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展期至4月3日止。

孫宇立一九九三年的雕塑作品[天地之舞]
20文心藝坊《122期》
中華民國八十三年三月十九日至三月二十五日

孫 宇 立 雕 塑 範 本 源 自 [河 圖 洛 書]

完 整 創 作 呈 現 眼 前

[記者吳明娟高雄報導]今天的複雜是來自於昨天的簡單。可能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藝術家把創作眼光和精神是擺在未來的創新上,但孫宇立所展現在他雕塑作品上的精神,卻是從五千年前的[河圖洛書]追溯而來。
擁有美國伊利諾大學都市設計碩士學位的孫宇立,自一九九三年起卻毅然放棄建築本行,成為以為專業雕塑工作者,不過,他仍保留了從事建築設計的細心和耐心,展現他對自然與心靈的非凡領悟,他的雕塑並不以具象的模擬、改造為出發,雖然形式抽象,卻絕不是隨興而至,而是在一貫的思考推衍下,所產生的一系列具體作品。
要了解孫宇立的創作原意,必須先對他十幾年來所思考的[形上的形式語言]有一基本認識,從河圖洛書、易經、拓樸學、陰陽學等,他試圖直接闖入生命最原始的地帶,探索一項尚未被人發現之最純淨、樸素的形式語言,而雕塑的表現也就是此種形上的形式語言之最佳呈現。
此次在高雄杜象藝術空間的個展,是孫宇立從事雕塑創作以來最完整的一次展現。包括[天地玄黃、神遊太虛、獨立蒼茫]三個系列。而他希望表達的正是盼能触发人们在意念及形式上最單純的悸動,回歸原始而純淨的太初之時。
此次個展自即日起至四月二十七日為止。
台 湾 新 闻 报
中華民國83年4月12日/星期二

德耀路源起的生命力   專訪[德耀路]設計者 孫宇立校友

[早在兩三年前,便會與同屆,並且同住在一六一二寢室的吳清邁、張大平、黃沂成等三位校友商議,計畫捐贈一座雕塑給母校,不久,[東海人]雕塑便著手完成。在當時,吳德耀校長看了之後也很喜歡。如今,這座[東海人]雕塑將矗立在校友會館前平臺,連同底座約有三公尺六高度]。
回顧[德耀路]源起,孫宇立校友繼續談到:[在新加坡每年總會與吳校長伉儷碰幾次面,吳校長在新加坡是非常著名的學者。記得今年四月初從新加坡返臺時,正巧在當地機場巧遇吳校長伉儷也同機返臺。在飛機上,吳校長與我談了一個多鐘頭,他老人家談到新加坡的生活、對儒家思想與東西方文化優劣點的感想等。末料,隔數周便驚悉吳校長過世的噩耗;此刻想起,這段際遇依舊令我懷念——在吳校長過世前,有幸聆聽他最後一次教誨

《孫宇立與他的作品》

曾任世界銀行城市發展研究助理、中興工程顧問公司建築師,現任拓樸顧問公司負責人。孫宇立具備有中華民國註冊建築師及澳洲註冊建築師專業資格,目前旅居新加坡專業從事雕塑創作。
孫宇立的雕塑作品,完全掌握在他以簡取繁的生命哲學領悟中,透過清晰的思考和豐富的實質變化,呈現一個不受限制的創作空間。
孫宇立曾經在一九九一年獲得[中華民國現代雕塑展首獎]。作品包括[亙古]、[揚]、[蕩]、[生命火焰]、[東海人]、[海韻]等極為豐富,分別收藏於台北市立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等處
海韻
亙古
揚之二
生命火焰

孫宇立自創《獨立語言》

孫宇立赴萊斯大學演說

應萊斯大學中美跨文化遊廊項目邀請,來自新加坡的華裔雕塑家孫宇立將于二十一(星期五)晚上七時;在該校貝克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舉行[中國文化和公共藝術]演講,談論他的雕塑作品對中國古老哲學的現代闡釋,以及他為中國文化社會創作公眾藝術的經驗。
二十六日(星期三)晚上六時半,孫宇立還將在休斯頓美術博物館舉行藝術講座,介紹他的幾件雕塑作品。
[本報休士頓訊]《天作棋盤星作子,誰下?地作琵琶路作弦,誰彈?》——建築家轉為雕塑家、近年進而創作的繪書、來自新加坡的孫宇立,從事藝術創作同時,尋求的是《宇宙語言》。應萊斯大學邀請,孫宇立二十一日晚在貝克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就藝術自己追尋的宇宙語言的心得,與二十位中美聽眾交流。
出生在中國大陸、于台灣和美國接受教育、在新加坡安家的孫宇立,套著黑色對襟唐裝,首先比較了西方和中國雕塑的異同點,指出其共同點體現在藝術媒介的運用、技巧、學院訓練和思維方式。不同的是,中國雕塑藝術講究風水、象徵意義,對環境的烘托和補充;西方雕塑則注重突顯一點,是讓人們欣賞和尊敬的目標。孫宇立指出,這些不同,是因為雙方從不同的方向看同一個問題。
以點和圈的關係作比喻,孫宇立指出,中國人將人看作宇宙的中心,人被周圍的環境所環繞和保衛,因此中國文化裡存在多神教,什麽都拜,將人與無限的神連接在一起。這是爲什麽中國會修築萬里長城,也是爲什麽中國社會富有結構、界限,中國人既受這些傳統的保護,也受其限制。但西方則神在心中,人圍成圈崇拜上帝,是一個神與人關聯。西方人一旦神在心中,就具有自由的精神去追求一切。
孫宇立說,點、線、面到體積,是他創作雕塑的基本原則。他以幻燈片展示他為各地公共場所創作的雕塑作品,如天地系列等,其中很多作品他說不出名稱來。對此孫宇立說,他散佈在世界各地的作品多達三、四百件,自己好像一個有三、四百個孩子的父親,無法記得每個孩子的名字。
匆匆介紹完雕塑作品,孫宇立演講重點轉到他對宇宙語言的尋求。他說,現代社會里,如種族關係之類的社會關係混亂。雖然人類注重環境保護,但環境污染卻日益嚴重;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科技雖然發達,但電腦人工智能發展卻很慢,科學發現的結論常常互相矛盾。 孫宇立認為,科學發展到今天,人們越來越深入,但往往見樹不見林,人類在總體看宇宙時喪失應有的簡單性,需要發展新的形態學來認識世界,注重質量而給數量。
他說,創造一個宇宙語言,是聯合人類的關鍵。他用十五年寫出失誤頁自創的宇宙語言基本原則,并以幻燈片簡要介紹。基本上是以中國陰陽概念為基本原則、借用東西方一些思想家的理論創造出來,顯示他是一個思考型藝術家。他也展示在這一思考基礎上創作的系列繪畫作品。
在聽眾提問時,孫宇立承認,他的《宇宙語言》處於雛形,沒有摻入感情、社會、精神等因素,因此目前反映在他的繪畫中,顯得十分冷靜而單純。
顯然一些聽眾感到孫宇立的談論深奧難解,太過抽象,或不得要領,因而中途退場。孫宇立也說,他在介紹《宇宙語言》時,腦子一時很亂,沒能清楚地表達出自己的思維來。
世界日報
2000年4月22日 星期六

10本地讀書人
推薦10本好書

孫宇立(藝術家)
推薦《大自然的數學遊戲》
《大自然的數學遊戲》作者史都華為全球著名數學家,以及通俗數學作家,擅長深入淺出介紹數學概念,本書亦然。
本書作者認為人類生活在一個充滿“模式”(pattern)的宇宙中。星辰循着軌跡橫越天際,季節更替週而復始;雪花雖每片不同,但形狀一律是六重對稱。這一切說明了“模式”標誌了物件間隱藏的規律關係—形式上的規律,而非實質上的規律。
遠古以來,人類的心靈與文化逐漸發展出一個認識、分類與利用“模式”的思想體系,我們稱之為“數學”。數學被認為是研究“數”與“形”的學問。
藉由數學,我們發現一個大秘密:自然界的“模式”,能夠幫助我們瞭解主宰自然過程的法則。本書帶給我們要更深層的嚴肅訊息是:大自然其實一點也不複雜,大自然是單純的——一種獨特而微妙的單純。
作者在本書中提出他的夢想:他渴望有人能順著線索,以攝人的大尺度單純找到探索更高秩序“形態數學”(Morphomatics)的鎖匙。這也將是全人類在等待的大突破。
聯合早報 都市文化 生活
2000年1月15日

舉辦雕塑雙年展有其特色

孫宇立,新加坡雕塑廣場顧問

孫宇立說,報告書提議舉辦雕塑栓年展,意義重大。至今,國際藝壇也只有威尼斯雙年展、德國文建展、聖保羅雙年展和韓國三年展等。
他說,新加坡舉行雕塑雙年展有其特色,從中將可以看出世界雕塑各種風格的表現和特徵,通過這樣的展出,本地雕塑家也會在和他國同時比較時,更加突出表現本身的創作才能和特色。
但他批評說,新加坡作為一個現代化都市,一向不重視公共雕塑,很少人注意到,什麼是城市公共雕塑。反觀美國、日本、台灣、韓國,通常都規定利用公共建築的一定百分比,來作公共雕塑用途,甚至是嚴格的立法規定。
談到政府在未來5年內設立一項具有代表性區域的視覺藝術獎,他說,藝術獎將可以促進區域藝術的交流和了解,對於樹立新加坡本身的區域形象也極為重要。
聯合早報
2000年3月11日 星期六

“宇 宙 語 言” 期 盼 知 音   沈幗英 報導

一向以從事雕塑為主的孫宇立,最近辦了個現場繪畫展。但是他不要人們只把注意力放子啊他的畫作上,而是希望借以畫展的途徑,為他所建立的“宇宙語言”找到伯樂。
盡管今日科技發達,許多無法預測的災難仍舊每天在地球各個角落上演。從大學時期開始,這個巨大的問號就不時在孫宇立的腦子裡縈繞。為了尋找答案,他投下了30年歲月博覽群書,不斷進行思考。

解釋宇宙基本法則

不少尖端的物理學家如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霍夫特(Gerardus 't Hooft),和以《時間簡史》一書揚名國際的霍金(Stephen Hawking)預測,能解釋自然界萬物規律和宇宙奧秘的宇宙基本法則,快則20年,慢則1000年,就會出現。
聯合早報
2000年12月23日 星期六

探 尋 宇 宙 圖 譜 創 造 立 錐 點 線   吳啟基報導

什麼是藝術的最高要求?真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有人會說是美,但對留美藝術家孫宇立來說,美只是其中一個要求,善和真也不能忽略,尤其是後面這項,他說,藝術背後所隱藏的思想脈絡,是更令人感興趣和應該加以探索的。也是為了在自己的作品求真,他前後用了20多年時間去探索宇宙的奧秘。
20年來,他通過對古今中西文化與哲學的思考研究、融汇貫通,進行跨語文、跨學科、跨地域的觸類旁通,終於有所參破,最後得出一門“宇宙語言”的學問。它一反歐美西方長期來只有微觀的切入點,見樹又見林地把所瞭解的抽象想法和意念具體化、客觀化,当一切形而上的宇宙了解風塵落定,人們得以看到最純粹、最質樸的藝術構成。
藝術到了這一步,採用什麼材料已經不是首要考慮。但他的作品也具有建築學的原理和要求。
聯合早報
2001年12月12日

圖譜宇宙新一章   報道/吳啟基

孫宇立裝置藝術展

我們通常會說,研究星象是天文學家和物理學家的事,或者我們會說是伽利略和愛因斯坦的事。那也不一定。我國多元藝術家孫宇立多年來在思考和創作的,就是和天文及物理有關的宇宙問題。原因也是,他名叫“宇立”,從有名字以來即熱心於知道宇宙的玄妙之處,更大的原因是,他要通天人之際,尋找與撰寫自己表現宇宙的語言。

內在生命的追求

談到創作這類藝術的動機,他說:“畫家創作到一定的階段,已經不是形式的呈現方式和顏料的應用,內在生命的追求才是職責所在。”他想以10年時間思考和創作宇宙圖譜,先後已經完成了4個系列的繪畫、雕塑與裝置藝術,已經完成的是:太陽系、銀河系、黑洞和現在的“進入過去”。創作時間是從2000年開始,以後幾乎每年都舉行一次個展,旨在向大家報告工作的進展。
相隔一年,孫宇立的“进入过去”顯示了他譜寫宇宙的最大野心。他的創作原理是“天成陰陽一對點,配合上推演理法,從而開展森羅萬象的宇宙”(大意)。之所以用“陰陽”作為開啟萬象的鑰匙,是因為他瞭解到:陰陽哲學是華夏文化中最高層次的哲學,東方的禪宗,西方的拓撲學,波爾的量子力學,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無不與陰陽學說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聯合早報
2001年1月29日 星期四

结合远古文明融入无边宇宙

孫宇立的雕塑玄机和禅理

20多年來,孫宇立埋首探索“宇宙語言”秘奧的同時,他孜孜不倦地創作,他的作品——雕塑,默默地“遠嫁”他鄉,落戶在中國、香港、台灣、印尼、英國、美國、澳洲……
車子經過蘇菲亞山,拐個彎到了威基路,一幢白色三層樓舊式建築物就在前方,那是孫宇立雕塑工作室,佇立於開闊處,在黃昏向晚的氛圍中,白得格外顯眼。帶路的朋友說過他挺喜歡著地方,明明在鬧市中,偏偏獨享一小片寧靜
屋外空曠地擺放數件大型雕塑,線條剛中帶柔,偏冷的金屬因圓融的弧度而有了一份溫厚感。孫宇立的雕塑,巧妙地通過曲綫,在冷與暖之間取得了平衡。
《舞者》,鑄銅,高3米,浦東香格里拉酒店,上海,中國。
《朋友》,不銹鋼,高4.2米,苏活大廈,新加坡
《圓融》,不銹鋼,高12米,蘇州工業園,蘇州,中國。
《天圓地方》,不锈钢,高2.6米,新澤西州,美國
《一粒水滴》,不銹鋼,高3.2米,海港遊艇俱樂部,新加坡
《同心協力》,不銹鋼,高4.5米,嘉里中心,北京,中國
《情侶》,不銹鋼,高2.4米,巴厘島度假村,印尼
“亞洲園藝展”開幕禮當天,舞臺上赫然以其中一幅《圖譜宇宙》作為背景,而舞蹈員身上所穿的服裝,皆出自孫宇立設計。
孫宇立在新加坡遠東廣場,公開繪畫了四幅《圖譜宇宙》,每幅10×10米。宇宙無邊際。 100平方米的巨畫竟可依據買家所喜,切割成不同的尺寸收藏。
妆艺大游行的花車設計
[ Scroll To Top ]